97dounai豆奶.cn

五具弑神者闪电般出动,这些元级的傀儡,按照丁乙事先的编程,它们很快消失在了夜幕当中,此外四五十只飞禽傀儡,也被丁乙派了出去。

这些飞禽傀儡主要是配合弑神者行动,它们属于次级傀儡,由弑神者飞到目标地点,投放,和回收。

传单的投放,全部由傀儡执行,丁乙只是事先做好程序编排而已。

了然的工作量并不大,再说还有通用傀儡协助,他只花了半天功夫就完成了印刷工作。了然剩余的时间,他都在学习。利用阵法进行编程,要求傀儡术至少达到灵级高阶,而且还必须是丁乙这一脉的傀儡师才可以。

面前拥有这个实力的除了丁乙的七个核心弟子,也就只有全煌至,孟蝉和蒋玉菡有这个本事。了然虽然天资过人,不过他还是看不懂丁乙的操作。

无人驾驶的车傀儡,在天黑之前,已经把粟苗送回了金山。丁乙并不想,将粟苗他们这些少年牵扯进来。

这一天的工作量非常大,直到晚上九点钟,丁乙才完成了全部的工作。

“了然,你家里还有什么人,你需不需要回去安排一下?还有你需不需要回不夜城,跟华誉说一声呢?”丁乙做了晚餐,吃饭的时候,他询问了然道。

了然非常钦佩丁乙的厨艺,正吃得津津有味,听到丁乙询问,他连忙道:“我是山支人,越支国和大方国的战争,其实主要就是争夺原本属于山支的土地,我的亲人早就都不在世上了,不夜城那边也没什么好留恋的。”

似乎猜到了丁乙心思,了然道:“天晶大陆的修士,流动性很大,修士大都只会为宗门而战,真正守卫故土的修士很少。趋利避害是修士的天性,而各个国家对修士,都是持欢迎的态度,尤其喜欢修真者家族整体迁徙。我虽然是越支国的修士,不过在越支国不被重视,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,虽说华老大对我还可以,不过我早就想离开不夜城了。”

丁乙道:“我先前答应华誉,会为他对战万花国,如果这段时间有暇,我还是不想爽约。”

了然道:“丁师,你无须信守和华老大的承诺。越支国也好,大方国也罢,这些大陆上的小国家,他们之间的战争,说白了,只是各国王族的意气之争。你无须太在意他们。”

清纯兔兔的媚姿闺房

丁乙认同了然的看法,天晶大陆征伐不断,除了他们自己不争气,后面还有神武帝国在挑拨离间。这样纷纷扰扰的情形,其实最符合神武帝国的利益。神武帝国根本就不会允许,这个大陆上有强权国家出现。

两个时辰后,开始有弑神者带着飞鸟傀儡返回,丁乙并不担心弑神者回来,会带回来尾巴。弑神者是元级傀儡,它有好几套侦测手段,要是弑神者它们都无法发现敌人,以丁乙的实力和能力,就更不可能发现了。

丁乙接驳上弑神者,仔细的查看弑神者这一路的情况。不多时,其他四只弑神者也安全返回。十几万份传单,总算散发了出去,而且没有引起道源的注意,这应该算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。

做了应该做的一切,这威吓的策略,行不行得通,只有看接下来几天,事情的进展了。

事实上,丁乙的威吓策略,还真的取得了成功。很快沈轻衣他们,就都得到了一张张五颜六色的传单。

道源的手上,也有一张这样的传单。道源粗略的看了看传单上的内容,传单无端的自燃起来,顷刻间化成了飞灰。

道源道:“小魔神就在天晶大陆上,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躲在那里,归程他们几个现在还在预测小魔神的方位,任务目标一直在活动,这无疑增加了查找他的困难度,小魔神丁乙,还是一如既往的这样狡猾。”

江上鸥道:“小畜生的应手,倒也在预料当中,只是他却不知我们真正的杀招是在雾海那边,让他先高兴两天,总有让他痛哭流涕的时候。”

沈轻衣这时也道:“其实,小魔神丁乙身上破绽非常多,一年前,他接走了,他的老师和同窗,要不是慕院长,事先就将他的家人押解进了天丰城,没准也会被他把人送到地下世界去。小魔神非常在乎这些人,为了他们,不惜甘冒奇险来到地表,说起来,像他这样有情有义的修士,还真的不多见。”

何颖笑道:“按说呢,小魔神天赋好,实力又高,脑子又好使,人长得也不赖,又重情义,其实我还真的不忍心对付他。”

道源喟然叹息道:“阿孝是我最得力的手下,按说不论是给阿孝面子,还是惜材,我都应该放过他。很多人,包括南华,一开始都认为,我这是小题大做。现在,你们应该知道,我当初的决定,是正确的吧?小魔神丁乙,他的实力越高,破坏性就越大,尤其是他的危险思想,危险言论,对帝国的伤害,比起真理会,还要大得多。他创建的创世神教,更是遗祸无穷。因此对于他,没什么好说的,只要遇见,第一时间就要就地格杀,可不能再让他给跑了。”

众特勤齐声应诺。

雾海,也就是蜃海,这边是一大盘棋,现在还只是布局阶段,特勤和内勤专门征调了帝国最优秀的探员,前往雾海,进行调查了解情况,同时在雾海四周,神武帝国的海军开始进行军事布局,完成对雾海的大包围……

攻伐雾海,难度不大,将雾海大大小小,六七百个岛屿的全部攻占,将一亿多的雾海人斩尽杀绝,这都不算难事。

彻底摧毁创世神教,将创世神教的总教,从这世上抹去,是特勤和内勤的工作,不过他们要做的不仅仅如此。几乎所有的大陆,都有创世神教信众,特勤和内勤的另外一个使命,就是要获得创世神教在其他大陆的传教士名单。

同时,一部分精英,负责渗透潜伏,他们的目标是丁乙,他们现在正努力学习创世神教的经义,学习机关制造术、阵法。

现在还不到收网的时候,创世神教和丁乙,这两个任务目标,都要铲除,这两根毒刺,一个都不能让他们存在。这是一大盘棋,每一步,都必须要走得踏实稳健,每一个细节,都要做到至臻至善。

小魔神丁乙,非常狡猾,创世神教也不是省油的灯,要是他们不注意这些细节,让创世神教的首脑逃出生天,要是这一次不能捕获到丁乙,出现打草惊蛇,造成功亏一篑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至于天晶大陆这边,只是故意而为之,能够引蛇出洞最好,就算不能将丁乙激出来,其实也没什么,道源坐镇天晶大陆,他当然还是想尽快的找到丁乙的下落,就发现不了丁乙的踪迹,逼虎跳墙,将他赶走,驱离天晶大陆,最好是将他引诱到雾海去,那也是极好的……

杀不杀天晶大陆的凡人,其实并不重要,适当的保持对丁乙的高压势态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做戏要做全套,不能说重点都放在雾海那边,这边就松弛下来。

丁乙这一次出现,非常诡异,唯一合乎逻辑的,很可能,是这位小魔神,他在针锋相对,做反攻神武帝国的布局和准备。

道源这一次算是洞测了丁乙的意图,没有像去年那样,被丁乙涮了一道。

丁乙带着了然回到船上,费沉还没有休息,他还在用功的学习文化知识。费沉这个滥赌鬼有一股狠劲,也正是他有这种特质,丁乙才会最终将他留在了身边。

了然庞大的身躯,和这艘小渔船非常不搭,不过这艘渔船其实也是一具修真傀儡。丁乙只是对这艘渔船下达了几个指令后,小渔船很快就发生了形变,使得了然出入舱房,没那么难受了。

“这是费沉,你们先前见过的,他现在也是我的追随者,为我做事。”丁乙向了然介绍道。

了然笑道:“我现在离开了不夜城,你要是再去不夜城,十块金元的筹码,已经在我离开后,多半已经取消,你不可能再有这种福利了。”

费沉道:“我已经彻底戒赌了,我现在只想好好跟着魔尊学习傀儡术。”

丁乙笑道:“你们还是称呼我丁师吧,魔尊这称呼总感觉怪怪的。”

了然和费沉连忙改口换了称谓。

渔船飞速的驶向金山,不大一会儿,到达了目的地。丁乙带着费沉上了岸,了然则暂时留在船上。

费沉带着丁乙,再度来到了金山脚下的那个小村子,丁乙在村口等着,费沉进到村子里,时间不长,费沉带着郭勇和粟苗,赶着十来只飞鹅,出现在了村口。

再度看到丁乙,郭勇非常高兴,他和粟苗,连忙奔了过去。

“沙大哥!你有事找我?”郭勇问道。

丁乙点了点头。

“三更半夜把你们叫出来,主要还是想问你,你先前想要告诉我的,那几个创世神教人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