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

咯吱,咯吱……咯吱……

飞辇从云端掠向北方,咯吱作响,也许是掌舵者也被那座法身震撼,导致飞辇跟着剧烈摇晃。

“蠢货,稳着点儿!”

陈武王咽了下口水,回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法身星盘。

心有余悸地回想起太虚金鉴照耀己身的一幕,若是那时,老前辈对自己下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陈武王手心出汗,目光落在了止不住颤动的双腿上。

“……十份黑曜石精华,太多了。要不,按原计划行事,请君入瓮?”一名修行者落在辇旁,低声说道。

陈武王抬头,看了那人一眼,说道:“我之前的确有这样的想法,但现在……不行。想办法向黑皇陛下请示,现在不是省黑曜石精华的时候。”

那名修行者点头道:“我们在黑耀的眼线回报,陆老魔似乎也敲诈了他们十份黑曜石精华。同时,黑白塔尝试拉拢陆老魔,也奉上了十五份黑曜石精华。看来他很缺这材料。”

陈武王说道:

“这是黑曜石精华,锻造‘合’的珍稀之物,谁不需要?本王,也很想要。”

“是。”

英姿飒爽的剑道少女实力撩妹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小镇中的百姓,以及低阶修行者们,纷纷走了出来。

抬头看着那座高耸入云的千界婆娑法身。

陆州很满意地看着伪装卡所产生的效果。

赵红拂被完全震撼。

“金……金莲……”

金焰业火包裹下的金莲,更是熠熠生辉,照射万古。

【叮,获得350人的虔诚叩拜,奖励350点功德值。】

目光循去,街头上不少人跪地匍匐,不断叩拜。

十秒钟的时间转瞬即逝,法身原地消散,归于虚空之中,一切恢复平静。

陆州一边抚须,一边看着赵红拂,说道:“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,便可以抹除不平,受人敬畏。”

赵红拂迅速点头,如小米啄米。

到了这个阶段,谁还敢有黑和金之分?歧视,向来只存在于强对弱……弱者没有歧视的资格和机会。

“您,您……这么厉害?”赵红拂说道。

陆州负手而立,说道:“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……你若是还不愿意,那便就此离开。从今往后,你是生是死,都与老夫无关。”

说完,他看向别处。

于正海说道:

“多少人挤破头皮想要入魔天阁,还没这个机会呢,看你犹犹豫豫的,不适合待在魔天阁,出去以后被乱刀砍死,也属正常。师父仁慈,看你可怜。我建议你现在就走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人都有“贱”属性。

让你留下时,不愿意;辇你走时,你反而急了。

“别啊!我……我愿意,我没说不愿意……我愿意!”赵红拂当即单膝下跪,“恳求老先生收留。”

陆州点头道:“给她说一下魔天阁的规矩。”

“是。”

于正海正儿八经地将魔天阁的规矩一一道了出来。

听完以后,赵红拂说道:

“所有规矩我都能遵守,但有一条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于正海蹙眉道:“你跟魔天阁讨价还价?”

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之所以不愿意变黑,就是想有一天能回到金莲,找到我的家人。”赵红拂恳求道。

陆州看着赵红拂说道:

“老夫同情你的身世,可以为你破例一次。”

赵红拂大喜:“多谢……老……先生。”

于正海说道:“入了魔天阁就得称呼阁主。”

“是……是是……”赵红拂连道三声是,笑着道,“阁主。”

【叮,获得一名部下,奖励1000点功德值。】

“起来吧。”

陆州听到这个提示,也同时看到了她身上出现的初始忠诚度,40%。

不高也不低,也在情理之中。

比当初加入魔天阁的冷罗要高得多。

“过来。”陆州转身进入房间。

客栈外的人群渐渐散去。

客栈老板连忙令人清扫,同时备了好酒好菜招待。

有这样的大能住宿,掌柜的开心都来不及呢。

房间内。

陆州问道:

“你是符文书院的弟子?”

赵红拂点头道:“是的……从小就学习符文,不过就我学习符文,他们都是修行,然后外出执行一些任务,还杀人。”

“就只有你学习符文?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是那一批人里唯一学符文的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教习说我天赋好,很聪明。可能……我的确有点聪明吧。”赵红拂说道。

她学了这么多年的符文,也没人比过,没有参照物,也不清楚自己达到了什么水平。

“杨玉尘说你烧了他们的书楼,怎么回事?”

“他们非要我变黑,我才不干……千界以后再融入就晚了,所以,他们不断逼我。所以我趁机烧了书楼,逃了出来。”赵红拂说道。

“他们很看重你,你应该没那么容易逃出来。”

“好像那个人在暗中帮我……”

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陆州追问。

他在黑莲认识的人并不多,没道理会有人这么好心的帮助自己,且送一名符文师,这个大礼可不是一般人情。

“我只知道……他姓陆。其他的就真不知道了。”

“陆?”陆州微微惊讶,想起了陆离。

“传信纸上那么写的。”赵红拂说道。

陆州点点头:

“你先下去休息吧,不要到处乱跑。”

“好的。”赵红拂站了起来,走出了房间。

看到于正海还在外面杵着,赵红拂上前用胳膊肘捅了捅,说道:“喂,你咋了?”

“……”

于正海侧目道,“你真是女孩子?”

“不是啊,我大男人!”赵红拂露出我就是男人的表情。

于正海摇摇头道:“没大没小。”

赵红拂清了清嗓子,正儿八经地道:“您资历老……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,到了魔天阁以后,自会有人教你规矩。下去休息吧。”于正海转身离开。

“得令!”

刚说完这话。

沈悉从远处飞回。

脸色并不是太好看。

赵红拂身子一缩道:“不是吧,这么多人要抓我!”

沈悉落了下来,一个向前趔趄,单掌伏地,哇,吐出一口鲜血。

赵红拂小心谨慎地看着沈悉,打量片刻,说道:“你……你谁啊?你没事吧?”

吱呀——

于正海夺门而出,皱眉道:“沈护法,你受伤了!?”

沈悉忍了一下,说道:

“我,我没事。”

“护法?你也是魔天阁的人?”赵红拂惊讶地道。

“他是魔天阁护法沈悉,昨天出去执行任务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赵红拂取出一支笔……迅速在地面上画出各种符号,笔走龙蛇……

玉掌一拍。

符号呈半黑半金,形成一道阵纹的光圈。

于正海说道:“你还会这个?”